• 官方微信
  • 手机版
搜索

被利用的“贸易逆差”与被忽略的服务贸易

中国日报网  |  2018年07月11日
迈入7月,中美贸易争端的阴云日益笼罩全球。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当地时间6月15日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5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关税,而后于19日再指示“美国贸易代表以10%的比率将再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额外的关税。”

  迈入7月,中美贸易争端的阴云日益笼罩全球。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当地时间6月15日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5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关税,而后于19日再指示“美国贸易代表以10%的比率将再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额外的关税。”不仅针对中国,美国还对加拿大、日本、墨西哥以及欧盟使出了关税大棒,不顾“贸易战两败俱伤”的后果,意欲把全球拉进贸易战的泥潭中。此次发难,特朗普的一个重要论据就是美国对上述国家存在严重逆差。而中国作为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国,无疑会受到格外的“重视”。然而,20世纪的统计方式需要用21世纪的统计方式来反映真正的贸易价值。“中美贸易逆差巨大”这一说法就更站不住脚了。由于全球化的发展、劳动分工的不同,美方以过去的算法计算贸易顺/逆差的方式已经不适应新时代,全球价值链的分析体系才能更好的解释当前世界贸易格局的本质。全球价值链是指在全球范围内的生产活动,涵盖商品生产与服务环节,连通区域的生产、加工、销售、回收等环节的跨国性生产网络,众多参与企业通过承担不同功能,捕获不同利润,并通过与主供应商及跨国公司的协调实现该链条的持续性运作。

  贸易逆差会因运算方式的不同而差异巨大,美方忽视了全球价值链的各国分工。据美方统计,2017年美中贸易逆差的总额为3752亿美元,占中美货物贸易总量的47%。而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这一数字为2758亿美元。中美之间的贸易差主要是中美在世界市场的分工和所处的价值链位置决定的。从1989到2015年间,美国从香港、台湾和韩国的进口比从36.9%降低到了1.8%,但是同期美国从中国的进口则从11.7%上升到38.6%,美国贸易赤字没有减少,只不过贸易赤字国改变了。从全球价值链角度分析,中美贸逆差得出的结论大不相同。在全球价值链时代,某一产品的生产过程在不同的国家或地区进行,而非传统算法中全部算在出口国上。据中国科学院测算,2010-2013年,以增加值核算的中美贸易顺差,比以传统方式核算的要低48%到56%。

  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产品中,支付给第三国的专利、品牌等费用,没有算进中美贸易逆差之中。中国的产品长期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位置。中国虽被誉为“世界工厂”,但却大多是劳动密集型、加工型产品,价值链的中上游则是提供品牌、技术的外国公司。据中方统计,2017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的61%来自加工贸易。“世界工厂”的获利也最低,但在计算贸易顺/逆差上,却把产品所有利润的“账面”都算在中国上,这就使中国实际获利有限,但表面上有着巨大的顺差。

  所谓的“贸易逆差”数据存在巨大的偏差:美国在华企业的收益并未算到美国的贸易额之中,在中国的美国子公司为其母公司的巨大收入没有算入美国的贸易额中,而是算在了中国的贸易额中,此消彼长拉大了数据;此外,中美贸易额的数据基于进出口商的地理位置,却不显示最终收入为哪国企业获得。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BEA)的最新数据,2015年,美国公司在在中国的总销售额为3730亿美元,其中包括中国子公司的2230亿美元、美国对中国出口的1500亿美元。同样,2015年中国企业对美国的销售总额是4030亿美元,其中100亿美元通过中国在美国的子公司完成,通过出口销售3930亿美元,而这一部分却没有计算在中美贸易逆差之中。

  以在中国设厂生产的苹果公司为例,根据中国海关统计,苹果公司2015年海外市场取得的1400亿美元的收益都未计入美国的出口。如果将苹果公司在大中华区获得的附加值收益计入美国的出口,那么美对大中华地区的出口就增加13.1%,双边的贸易赤字就会缩减6.7%。另外,中国的苹果公司厂家组装制造的苹果手机主要从美国、韩国和日本等国家进口半导体等零部件,大部分的利润被美国、韩国和日本等国家所获,但是最终计算贸易额时却把这一部分计算为中国所得,成为中美贸易逆差额的巨大部分。这只是苹果一家公司,如果把所有类似公司都计算在内,这一数字将更大。在特朗普宣布税改政策之后,苹果宣布将汇回海外3500亿美元收入,中国是苹果最大的海外市场,这3500亿美元里面也应该有很大一部分都被记在了中国的对美顺差的账单上了。

  贸易逆差的统计中,美国统计的口径也存在问题。美国笼统地将香港等地的转口贸易部分计入中国,但实际上还有向其他经济体的贸易转口。而且,美国对出口金额按离岸价格、进口金额按到岸价格计算,将装卸、运输和保险等费用的双倍数额计入美中贸易逆差,这些都是导致贸易逆差数字“虚高”的原因。

  另一个方面,美方除了“错用”计算方式之外,还“自动屏蔽”了其在服务贸易上对华的巨大顺差。所谓的“2017年美中贸易逆差的总额为3752亿美元”只包括了货物贸易,没有反映服务贸易。以旅游、留学和投资移民为代表的服务贸易也长期以来被忽略。

  服务贸易增加值也由于中美在世界市场的不同分工地位,顺差向美国集中,逆差向中国集中,这也是中美在全球价值链的位置所决定——2016年,美国服务贸易顺差2506亿美元,居世界第一;中国服务贸易逆差2426亿美元,也位居世界第一。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过去十年间,美国服务业对华出口增长了5倍,2016年美国对华在教育、旅游、知识产权、交通、商业、金融等服务贸易上的顺差达557亿美元,占中国服务贸易逆差总额的23.1%,约为2006年的40倍。而这部分的贸易额是不被计算在中美之间的贸易额中的。而且随着中国消费能力的提升和市场的扩大,在服务领域占优势的美国的对华顺差会越来越大。

  在旅游方面,旅游项目占美国对华服务出口的56%。根据美国商务部2017年8月发布的数据,2016年中国内地游客到访美国的人数达到近300万,增长了15%,消费支出330亿美元,上升了9%。在教育方面,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IE)的数据,2016年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人数为32.85万人,中国在其生源国中排名第一,占美国留学生比例的31.5%。 以2016年中国留学生人均在美国年花费4.5万美元计算,中国留学生一年为美国带来了约159亿美元的收入。相比之下,来华留学的美国人只有2万。在技术移民方面,根据美国EB-5投资移民行业协会(IIUSA)的数据,2016财年,各国申请EB-5申请总数为13273件,其中,中国家庭占10948件,占比达到82.48%,中国大陆的投资人仍是申请EB-5的主力军。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中国在留学、旅游、投资移民等方面的服务贸易都处于逆差的状态。所以,如果把中美服务贸易算进去,可以很大程度上降低中美贸易的逆差。

  显然,“贸易逆差”已经成为了特朗普总统对外追求单边主义,实施所谓“美国第一”战略的最为趁手的“口实”。其貌似“正义而合理”的诉求对内可以获得民意加持,对外又可以占领道德的高地。但如果我们从一个更符合现实的评价体系角度,就可以很明白特朗普政府这种“技术操作”的硬伤。几百年前的贸易统计方式既无法解释更无法解决我们今天碰到的一系列问题。我们应该利用全球价值链的分析框架来有效分析今天的国际贸易形势,本着合作双赢而非对抗双输的态度来更好的处理当前现实中的国际经贸问题。

  随时了解中国服务贸易(外包)行业最新动态,请扫描二维码或搜索"鼎韬洞察",关注我们!

标签: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已有0条微评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
新浪微博评论
推荐
日前了解到,自今年6月国务院批复同意开展深化服务贸易创...
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了2018年5月我国国际收支口...
中美贸易战,让特斯拉坎坷的中国战略再起波折,上海建厂计...
6月20日,由鼎韬产业研究院发起2017年度最具价值金...
日前,记者从河南郑州市商务局了解到,目前,郑州跨境电子...
专题
点击排行榜
客户服务:022-66211565
技术服务:022-66211560
电子邮箱:service@chnsourcing.com.cn
Copyright © 2007 - 2014 Chnsourci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运营支持: 天津鼎韬外包服务有限公司
津ICP证B2-200802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