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方微信
  • 手机版
搜索

变友为敌:谷歌母公司Alphabet起诉Uber内幕揭秘

新浪科技  |  2017年03月07日
路透社今天撰文称,Alphabet旗下风险投资部门虽然是Uber的投资者,但该公司对Uber的诉讼以及之前种种鲜为人知的幕后事件却表明,双方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

  路透社今天撰文称,Alphabet旗下风险投资部门虽然是Uber的投资者,但该公司对Uber的诉讼以及之前种种鲜为人知的幕后事件却表明,双方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

  以下为文章全文:

  当Uber 2013年融资时,它曾经是当时最受关注的投资标的——没人比谷歌旗下风险投资部门的比尔·玛瑞斯(Bill Maris)和大卫·克拉尼(David Krane)更愿意投资Uber。

  但并非谷歌风投(后来更名为GV)的所有人都赞同这种做法。他们当时已经投资了Uber的竞争对手Sidecar,而Uber当时的估值也堪称天价。

  玛瑞斯和克拉尼最终胜利,这笔交易也成为GV历史上最大的成功。按照账面价值计算,2013年投资的2.58亿美元过去三年增长14倍,目前已经超过35亿美元。

  但现在,谷歌母公司Alphabet却起诉Uber窃取其商业机密,指控其无人驾驶项目的一位顶尖工程师向Uber提供了数以千计的机密文件,其中一些甚至帮助他创办了自己的卡车公司Otto,然后将公司卖给了Uber。Uber否认这些指控。

  这起诉讼的原告是Alphabet旗下无人驾驶汽车部门Waymo,该官司给这个增长迅猛且竞争激烈的行业带来了不小的震动。

  但实际上,二者之间的矛盾酝酿已久:知情人士表示,Alphabet与Uber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就颇为紧张,随着他们的竞争关系越发明显,二者的矛盾也有增无减。

  现在,如果Waymo的诉讼破坏Uber,GV的投资也会受到影响,这将成为硅谷历史上的一大奇观:一笔大型融资交易遭到了自家投资者的破坏。

  “无论Waymo获得什么,GV都将蒙受损失。”圣塔克拉拉大学副教授史蒂芬·戴梦得(Stephen Diamond)说。

  这起官司只是Uber最近面临的一系列麻烦中的一个,例如,由于遭遇性骚扰指控,该公司被迫启动内部调查;其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与Uber司机争吵的视频也迫使这位CEO公开道歉;Uber还在上周五承认,他们使用秘密追踪工具避开执法人员。

  “我们评估了Waymo的起诉,认为这起官司没有事实依据,目的只是拖慢竞争对手的步伐,我们将积极应诉。”Uber在针对该官司发表的声明中说,“与此同时,我们仍将努力用无人驾驶汽车造福世界。”

  GV发言人拒绝对此置评。

  不惜代价达成交易

  对当时羽翼未丰的GV而言,Uber不只是一笔普通的交易。当时的GV急需一笔重量级的投资来证明自己。

  玛瑞斯和克拉尼都是Uber的早期粉丝,但却等了两年时间才联系到卡兰尼克。知情人士表示,当Uber投资者Benchmark最终在2013年5月给双方牵线搭桥时,这两位GV合伙人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达成这笔交易,

  当其他潜在投资者在隔壁的会议室里等待时,玛瑞斯和克拉尼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宣讲。知情人士表示,卡兰尼克索要了更高的估值,还不愿提供董事会席位。GV稍稍降低了报价,要求获得一个董事会观察员席位,并希望在Uber赔本出售时能获得优先变现权。

  双方最终以35亿美元的估值达成交易,还有迹象显示,两家公司将展开更为广泛的合作。与此同时,谷歌公司发展高级副总裁大卫·德拉蒙特(David Drummond)与卡兰尼克私交不错,并且加盟该公司董事会。

  据布拉德·斯通(Brad Stone)的新书《The Upstarts》记载,卡兰尼克随后试乘了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他会见了该公司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表面看来,双方的关系似乎十分融洽。

  但矛盾也很快浮现。知情人士表示,一向强硬的卡兰尼克希望能够低价使用谷歌地图背后的软件工具。GV所能提供的最佳条件是撮合二者达成交易。

  知情人士表示,卡兰尼克还希望Uber能在谷歌地图上突出显示出来,甚至希望用户可以直接在谷歌地图上使用Uber专车,谷歌也同意了。但Uber认为谷歌在具体整合过程中拖了他们的后腿,并发现最初的落实方式令人失望。

  当Uber开始着力发展无人驾驶汽车时,双方的矛盾进一步升级,毕竟谷歌已经是这一领域的早期领导者。Uber于2015年初突然宣布从卡内基梅隆大学挖角40名研究人员,在宾夕法尼亚州组建自己的无人驾驶实验室。

  他们还收购了地图软件公司deCarta,并且开始大举投资开发自己的地图系统。与此同时,谷歌也推出了应需快递服务,与Uber的目标有所重叠,甚至通过其2013年收购的驾驶应用Waze提供拼车服务。知情人士表示,Waze的拼车服务令Uber尤其恼火。

  “他们的关系从原先的亦敌亦友迅速变成了敌人。”风险投资公司CB Insights联合创始人兼CEO阿南德·桑瓦尔(Anand Sanwal)说。

  这种紧张关系在去年8月浮出水面,德拉蒙特当时卸任Uber董事会。

  Uber拒绝针对与谷歌之间的任何交易发表评论,也拒绝让卡兰尼克接受采访。

  被自己的投资者破坏

  知情人士表示,GV经常就Uber的激进文化展开沟通。为了影响这家创业公司,GV最初鼓励人才从谷歌跳槽到Uber。

  但这最终却引发了问题。根据Alphabet的诉讼,在无人驾驶汽车领域日渐繁荣时,谷歌无人驾驶汽车部门(现已更名Waymo)的关键工程主管安东尼·莱万多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开始公开谈论离职的问题。

  2016年1月,莱万多斯基和他的一些同事离开Alphabet,创办了卡车创业公司Otto,并在同年晚些时候被Uber斥资6.8亿美元收购。Alphabet声称,早在莱万多斯基离开Alphabet之前,他就曾与Uber接触。

  Alphabet指控莱万多斯基下载了1.4万份专有设计档案,并借此开发了Otto的关键无人驾驶汽车技术。

  Uber和莱万多斯基均否认上述指控。

  由于双方的关系始终若即若离,所以这样一起官司的爆发完全在情理之中。

  整个过程中,Uber始终对GV的投资者保持神秘。知情人士透露,卡兰尼克从一开始就不愿分享太多信息,导致GV无法更好地判断它的前景。随着Uber的发展壮大,他的口风甚至更紧。

  “这是为数不多的几家我们只能为其默默祈祷的公司。”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

  随时了解中国服务贸易(外包)行业最新动态,请扫描二维码或搜索"鼎韬洞察",关注我们!

作者:鼎宏

标签:
分享到:
更多
相关阅读
已有0条微评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
新浪微博评论
推荐
Tops系列之2017中国服务贸易(外包)最佳创新平台...
为落实建立中拉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密切中拉高层交往,打造...
2017年10月16日,鼎韬CEO齐海涛先生受邀参加商...
新型城镇化发展是十八大以来,我国加速促进产业现代化的必...
随着京津冀众创联盟影响力的日益扩大,联盟成员和合作机构...
专题
点击排行榜
客户服务:022-66211565
技术服务:022-66211560
电子邮箱:service@chnsourcing.com.cn
Copyright © 2007 - 2014 Chnsourci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运营支持: 天津鼎韬外包服务有限公司
津ICP证B2-20080229号